“09湿地中国行”读书活动专题网站

主办单位:中国图书馆学会 & 中央广播电视大学

【内蒙古电大征文推荐】——亲历湿地

2009/11/5 15:49:36 媒体:原创  作者:塞夫
发布:江苏电大
亲历湿地
作者:塞夫
 
我与妻子一同就读电大法学专业。
夏末秋初,学校开展“09——湿地中国行”读书活动,为了积极参与这项活动,我俩一起行动起来,从学校图书馆借回了相关书籍,又从网络上查寻下载回湿地的许多资料,从书本中我们认识了湿地,从网络资料中了解了湿地的价值和作用。
年幼的女儿见我俩这么热衷湿地,便问:“谁是湿地?”啊!又一个小湿地盲。于是,我将刚刚了解到的湿地知识讲与她听,稚嫩的小脸上充满着好奇,突然眨了眨童真的眼睛说:“湿地这么重要,这么需要保护,能不能让我看看湿地?”噢!这道是提醒了我,经与妻子商量,决定带着女儿走进大自然,亲眼目睹湿地的风采,女儿听了后拍着小手欢呼雀跃着……
我首先想到了所居城市较近的黄旗海。早先听我爷爷讲,黄旗海畔水草丰美,牛羊成群,百鸟争鸣,百花争艳,黄旗海里盛产的大鲤鱼曾专供国宴。在他小的时候就常去捞鱼、摸虾、捡鸟蛋,是个好地方。当时当地有一首顺口溜:“背靠雷达山,面对黄旗滩,十年九不旱,家家米面满,守着黄旗滩,不愁吃和穿。”对,就去黄旗海。
双休日,我驾驶着自家“北京现代”在欢声笑语中奔向黄旗海。沿途一路景象并非沉甸甸的麦穗、绿油油的良田,而是缺垅断苗干旱的土地,许多闲置的农田连草都没长。经过一个小时的车程,终于到达了黄旗海畔。然而,眼前的景象让我们惊呆了,黄旗海,这个在我儿时就充满向往的美丽之海竟然干涸了。裸露的海底泛出白色的盐碱渍,远远望去像一口熬干了水的大锅,脚下张裂的口子似乎述说着什么,我麻木了。
“湿地在哪儿?”女儿问。
“就在这儿。”我答。
“那水草、水鸟、芦苇、野鸭在哪儿?”女儿又问。
骄阳下我无言以对。
“可能是没保护好才成这样的吧。”女儿自语的说。
“噢!你真聪明,今天就是带你来先看看没有保护好的湿地是什么样子。”为了不想让女儿失望,我忽然换了说法。
返回的路上,一家人全然没有来时的兴奋,几乎一路无语。
快到家时,女儿喃喃自语地说:“人们为什么不好好保护她呢?可能以后也见不到湿地了。”
是啊,人类为什么不珍惜和保护自己的生存环境呢?
当晚,我便查寻了网络上的黄旗海。黄旗海位于塞北的内蒙集宁东南部,是历史悠久的天然湖泊,水域面积约80平方公里,环海湿地面积约40平方公里,有“塞北江南”之称,当年天水一色,渔舟唱晚,芦苇摇曳,野鸭成群,碧草茫茫,蛙声齐鸣。春秋季节又是大雁、天鹅等珍稀禽鸟的“驿站”。从上世纪60年代,由于大量工业废水的排入,鱼虾死了,芦苇枯了,变为一滩死水。80年代初,在“死水活用,改天换地”的口号下,人为的大规模开垦改造,水域面积逐年缩小,“小气候”也逐年恶化。
近年来,随着人类对生态保护意识的提高,面对黄旗海的不断恶化,当地政府尽管采取了多种保护性措施,但为时已晚。今年又逢遭遇五十年一遇的大旱,黄旗海像风烛残年的老人,终于再也支承不住了,这个曾在中国版图上有着一粒蓝色标志的美丽之海将在人类的遗憾中永远地消失了。
为了圆妻子与女儿的湿地梦,第二天我们又踏上了前往哈素海寻找湿地的旅程……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发表须知:
一、用户须严格遵守国家法律和政策,包括但不限于《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等规定,审慎、合法地利用伊妃(E-file)平台发表言论、作品。
二、用户的言论、行为若涉嫌违法或侵权,用户可能被强制承担因该行为直接或间接导致的全部法律责任。依照法律法规规定,伊妃(E-file)运营方有义务提供用户资料,有义务和权利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各种必要措施。
三、伊妃(E-file)中心授权网络法律专业研究服务机构“网络法苑”为用户及客户提供包括免费咨询在内的全方位的法律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