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湿地中国行”读书活动专题网站

主办单位:中国图书馆学会 & 中央广播电视大学

【太原电大征文推荐】——汾河野泳

2009/11/4 10:57:04 媒体:原创  作者:段铸
发布:江苏电大
汾河野泳
 
初游汾河,是我和胡子、A君1982年进入电大汉语言文学专业学习时最快乐的事。
那时的老军营汾河滩十分平坦,河水七股八岔由北向南惬意的哗哗流过,大股的水形成主河道,时清时浊,急急忙忙地打着旋涡你追我赶蜂拥而去。小岔的流水连接着凹地里的沙窝,清澈见底,些许的鱼儿和河虾,摇摇摆摆在里面悠哉悠哉。我们一个猛子扎进去,鱼虾惊得四散而逃。我们矗立不动,鱼儿虾儿便在我们身体上乱啄一气。“我们是沙窝里的黔之驴呀,熊掌!”胡子忍不住鱼虾啃啄的痒痒,喊着我的浑号,放肆的哈哈大笑。A君挥手说,“非也,我们是沙窝里的蛟龙,草丛中的猛虎!”我嚷嚷道,“我们是桃花潭的泥鳅,五台山的狗熊。”
真的,汾河最大的沙窝也太小了,长不到20米,宽不够5米,而两岸的南北却是望不到头的草丛和杨柳树丛。草丛起伏不平,高的超过1人,郁郁葱葱浓浓密密,夸张的争夺着空间,挡住一切好奇的人进入。中不留儿的是杨柳树丛下的茅草,雪白的蘑菇常常变戏法一样在雨后纷纷冒出来。低的是浅滩上生长的青草,密密扎扎形成草甸,争先恐后的到处覆盖河水冲刷过的裸土。我们三条大汉上岸,躺在暖暖的滩涂上,等着下午4点20分的电大课程节目开播。
这时,偶尔经过的野兔常会好奇的突然停下站起来耵着我们,野鸭子在沙窝中快乐的嬉戏。望着蓝天白云,望着一群群鸣叫的鸟儿和很少经过的飞机,我们庆幸自己混上了电大,终于能在无悔的人生中,修身治国平天下。我们击掌盟誓,他日重游沙窝,各报出师战果。
1997年,我们重聚沙窝。沙窝的里的水早已干涸,七股八岔的河水变成两三股浓稠的褐黑色污浊,水面上漂着一片片酱白色的泡沫,或状如乱石,或形似小山,拥挤着带着阵阵的臭鸡蛋味和酸味向南漂去。岸上乱七八糟的沙石场欺压着杨柳丛,可怜的青草被尘土涂抹得土头土脸,煤尘、烟尘、粉尘形成的灰蒙蒙的雾帐终日遮盖着汾河两岸的日月,曾经的鸟鸣变成了拖拉机和汽车的狂吼,平坦的河道沟壕纵横,挖沙的脚步日新月异。
我们只得转移到市区边缘的柴村桥边的沙坑野泳。沙坑比沙窝大,长约200米,最宽处50米,最深处达到6米,是太原市爷儿们的裸游基地,也是挖沙后的副产品,后来被雨水和上游汾河小岔里的水填满。上百个野泳爱好者每天中午从四面八方赶来,为了享受自然的那点本色,为了在这污染较轻的天然泳场里亲水。
路上,聊起电大学习,真是白云苍狗。电大学习期间,只要时间一到,我们三个便各自打开收音机坐下来听课,那怕正在理发洗澡打煤糕,或是正在走路骑车坐公交。如果上班,就让家人录下来晚上听。A君在一段时间学得虚脱和胃出血,在我们搀扶下才能站起来。胡子三年没有在晚上一点前睡过觉。而我呢,坐烂了两个坐垫,母亲迄今说起来落泪。因为我们三人都是被同学们笑称的“慢半拍”,谁叫我们初中毕业,谁叫我们全是业余上课。我们得拿出“慢半拍”的韧劲。我们不觉得累,只感到高兴,那是一种会当凌绝顶的感觉,是一种对知识的占有,对未来能够笑傲汾河的豪情。毕业不久,A君便成为汾河西岸的一位年轻的领导,胡子成了游走于汾河两岸的商界和政界中的能人,我也凭借自身功底,从电大留校任教,逐步提拔为汾河东岸一家事业单位的行政主管。
到了沙坑,大家其乐融融,开始彼此彼此:赤条条的嬉水,赤条条的在沙滩上晒太阳,赤条条的打扑克喝啤酒,赤条条的当着快乐的原始人,原始的像那一座座散乱地躺在汾河两岸的在建或已经建成的乱草一样的高楼。这里有农民、工人、工程师,教师,医生,干警、商贩,也有我们这些所谓基层领导。众人议论,什么时候汾河水变清、汾河天变蓝?什么时候汾河里有了市政府为老百姓建造的免费天然泳场,因为我们并不差钱,就差返朴归真的赏心乐事。
A君太忙,就来了这一次沙坑。但他的官越做越大,朋友越来越多,参加同学聚会越来越少,身板也越来越挺拔,办公桌玻璃扳下的家人照片换成了和要好领导的照片。他的自谦虽然渐变为世故,然而却始终和我们是畅所欲言的朋友。胡子搂住他说,“你小子锦衣不夜行啦,当心交友不慎呐。”我拍着他的肩膀说,“福兮祸所依,凹地有鱼虾,聚势又聚气呀。”A君率性地笑道,“诸君放心,在下当不了狄仁杰、王安石,难道不能学苏东坡、陶渊明不成?”
2009年7月18日,太原市9支业余游泳队会师汾河沙窝旧址---老军营段南内环桥东汾河湿地公园。野泳爱好者筹划了近两个月的万米友谊游泳在这里举行。汾河已被人工栏断,成了阶梯河,从南内环桥到北面的管道桥约700余米,东西最窄处约240米,平均水深2米,中间有柳树覆盖的小岛。东岸的堤坝型专用排污管道是亮丽的人行道,一个个造型精巧、间花拂柳的水台亭榭引得游人留连忘返。公园以民间行为的方式为野泳的朋友们搭建了更衣室,野泳的朋友们则自发的组织起来,以官方行为的方式维护着公园的环境秩序。
8点30分,南内环桥下的汾河岸边,头一次彩旗列列,人声鼎沸,五颜六色的男女们在众多照相机摄影机的簇拥下依次跳进汾河,开始友谊长游。我和胡子不到7点就下了水,在碧波荡漾的汾河中野泳。头顶是如洗的蓝天,几架高空训练的飞机银针一样悄悄滑过,鸟儿在水上无声飞翔。东岸,婀娜娉婷的楼群在移植不久的杨柳大树后面粉碧辉煌。西岸,山西省高级法院的6面落色的红旗迎着明媚朝阳随风飘扬。南内环桥上的汽车,像列队的花瓢虫在缓缓爬行。突然间,在小岛附近,久违了的褐色的野鸭一只……两只……三只,出现在我和胡子前面,20米,10米,最终悠悠的游开了。我和胡子大喜,转而大悲,因为我俩又分明发现躲在西岸草丛里捞鱼和在东岸亭榭边明目张胆钓鱼的同类,他们连公园刚放养的小鱼都不放过,还能放过不请自来的野鸭吗?如果野鸭以后遭遇他们,是悠悠的游走呢,还是惊慌的逃窜?或是成为他们餐桌上的美味佳肴?我们不得而知。还因为在这天早上,胡子告诉我,A君出事了,A君自己设计的人生幸福底线,被他的新朋友攻破了,我们失去一个推心置腹的朋友,虽然胡子现在混得人模狗样,成了富翁一个,我也早早辞去行政主管,像读书养鱼一样,重新混开了自己喜欢的电大事业,但我俩依然惆怅。胡子问我,“熊掌,累不?”我说,“6圈啦,上岸吧。”胡子扑腾道,“还有1圈半,就够万米啦。”我说,“不必了,留点缺憾吧,缺憾能圆满,就像我笨熊享受冬眠的寂寞,享受应该浪费的时间。”“伟大呀!”胡子始露笑容,庄严的和我水中击掌。快11点,我们在欢笑声中上岸,近8000米的游程,映照出我们没有游完万米的心态,那不是体力,而是心情,因为电大告诉我们,先贤哲人和古往今来匆匆客的共同经历证明,完美的长久幸福不是对权力、财富、事业的不尽追求,而是身心对天地的敬畏,对万物的和谐。
 
段铸      二〇〇九年十月二十二日
我也说两句
游客于2010/1/15 15:40:11写道:
有意思
游客于2010/1/6 9:31:48写道:
山西原始人真有这种事吗
游客于2009/12/9 8:21:07写道:
自然汾河——污染汾河——人工汾河,自然人--学习人--社会人!两组材料交替发展,真是顺天者昌,逆天者亡呀。好文章。
游客于2009/11/10 16:02:06写道:
久违了!这样的心气。久违了!这样的文章。
游客于2009/11/7 17:34:24写道:
“完美的长久幸福不是对权力、财富、事业的不尽追求,而是身心对万物的和谐。”天兴国兴家兴人兴无不因为和谐。30年苍海桑田,天变人变,我们现在痛心之余也只能是企盼和谐,虽然现在不差钱了,可是我们差心情,那份原始的追求自然之情,却不是钱能左右了的。
很引人共鸣,见了您的功底与心底!与作者同思绪!
游客于2009/11/6 10:00:58写道:
文章大气磅礴,文笔流畅老道,通过汾河30年自然风貌的变迁,反映了国家日新月异的发展,折射出这一代人对生活的追求和人生的变化。作者将自然,人生,国家发展融为一体,真是太有深度了!!!
游客于2009/11/5 18:05:12写道:
游客于2009/11/4 17:39:10写道:
文章尽显主人的文字功底,把30年太原汾河的旧貌新颜和30年人间友情抒发的淋漓尽致,写的太好了!!!佩服啊。。。。。。
gocheng于2009/11/4 15:43:09写道:
湿地变化和人的变化融在一块儿,不多见。好
游客于2009/11/4 15:37:29写道:
湿地变化和人的变化融在一块儿,不多见。好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发表须知:
一、用户须严格遵守国家法律和政策,包括但不限于《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等规定,审慎、合法地利用伊妃(E-file)平台发表言论、作品。
二、用户的言论、行为若涉嫌违法或侵权,用户可能被强制承担因该行为直接或间接导致的全部法律责任。依照法律法规规定,伊妃(E-file)运营方有义务提供用户资料,有义务和权利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各种必要措施。
三、伊妃(E-file)中心授权网络法律专业研究服务机构“网络法苑”为用户及客户提供包括免费咨询在内的全方位的法律支持。